Ammonium-NH4

所以永恒,离我远一点吧!




叫我铵根就好啦。

【昕博】Soldier On 继续保持(ABO/FIN)

名字出自coldplay歌曲 Lovers In JPN中
“Solders you've got to soldier on,sometimes even right is wrong.”(名字就是乱起的啊)
ABO。有几件事情瞎掰的,时间线混乱。
推荐BGM: LIJPN cp
甜的,而且有车。请勿上升真人,谢谢。

1)

    方博半眯着眼睛在打瞌睡,他整个人埋在厚厚的羽绒服里,露出的鼻头红透了,呼哧呼哧地呼吸,白雾飘忽忽地悄悄消失在头顶上的路灯旁边。

    他肚子有点饿的厉害,可是此刻已经顾不上了,上下眼皮打着架,他挺想就这样整个人靠着长椅子就睡了,但两个人的红皮行李着实有点显眼,比招待所花花绿绿的灯牌上的积雪还要亮。方博嘀咕两声把行李往自己这里圈了圈,继续歪着头闭目养神。
   
    途径小城的半夜没有大城市那么红火,但家家户户窗檐旁挂着的灯笼里面连着灯炮,嘿,真别说,节日的气氛就上来了。
   
    忽的一缕淡淡的清香略过方博的鼻尖,使劲去嗅闻,就只剩下雪水的清冽,好像什么都没有了,方博也不怎么在意,抹了抹鼻子就继续挺尸。
   
    梦里大鸡腿已经要扑到方博的嘴边,突然有一只脚一脚把他踹开了,许昕见方博没啥反应,又不轻不重地补了一脚。方博怒了,圆圆眼睛一瞪,口里口齿不清地哼哼到:“谁!要抢我的鸡腿!”
   
    眼前许昕举着两袋热腾腾的包子一脸无辜,啥,鸡腿?我没买啊,你这点包子不够,我的那份给你点?
   
    方博尴尬的,连说不用不用,手胡乱扫吧扫吧,给许昕腾出块地来,“快坐下快坐下。”
   
    许昕恩了一声,看他就着袋子狼吞虎咽的样子满脸无奈地说:“慢点吃慢点吃,都是你的。”
   
     这次方博没推脱,弧度圆润的双眼皮上下翻动,“真的啊?”
   
    “真的真的,”许昕捋掉他头上的松针和雪块,凑过去把箱子里两人的钱包身份证找出来,“待会去招待所洗个热水脚再洗个脸,安安稳稳睡个几小时,反正还早呢。”

    “我记得你比我早个半小时,没关系?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又不是你这头起不来的小懒猪。”
    “诶,哥!”
   
    今年雪真漂亮,瑞雪兆丰年哟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2)
    方博在练基本的挥拍动作,刚刚和自己师兄拉完一场远台大战的许昕精疲力尽,但是还是停在方博台旁边,拿毛巾擦了好几把汗以后一脚跨进了训练场。
   
    少年很努力,每一个动作都力争做到最标准,听到他的脚步声没有第一时间回头,把这组打完了才露出笑转过去,脸上“啪”被砸了一条干毛巾,接住好好擦干净脸上的汗珠子后,腼腆地低头看起球拍来。
   
    许昕把球递给方博,示意他继续。或许是后面有人看着,他手有点小小的抖。
   
    许昕把这些收入眼里,悄悄抹开笑意。
   
    3)
    “哇你已经分化啦?这么快”许昕拿着一张分化结果判定单走进来的时候,八卦的方博一个鲤鱼打挺就冲过去想看。身高占着优势的许昕一踮脚,方博跳来跳去,也没摸到一下。
   
    “博儿,这时候应该叫什么呀?”许昕眯起一双深沉的小眼睛,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方博温和柔软的脸蛋线条。
   
    圆乎乎的线瞬间塌陷下去了,方博眼神飘来飘去,后来还是弯了点腰轻轻叫了句:“哥。”
   
    许昕露出这还差不多的表情,把单子放到好奇宝宝手上,方博眨了眨眼,叹道:“哇你这样的都是alpha啊。”
   
    许昕气地一股血往脑袋上冲,但说话时还是被气笑了出来,他捏住方博的脸上下左右的蹂躏着,“你刚刚说什么,再说一遍呗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啥,啥都没有。”方博怂了,“疼死了,快快,快放开!我错了我错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 许昕放开手,方博连忙捂住自己的脸揉了起来,一双眼睛抬起来愤愤地望着许昕,许昕只觉得那两颗黑色玻璃珠亮的可爱。

   他又去呼噜了一下方博的头。

  (3)

     国乒里的运动员,不是alpha就是beta,很少会有omega,毕竟omega的体质摆在那里。

   平时休息,一帮的少年凑一起无非就是聊聊食堂做的什么菜,或者就是将来的择偶标准。

   毕竟情窦初开。

  三剑客里许昕和张继科已经分化了,首先被起哄的就是平时迷蒙着一双眼睛的张继科。藏獒看了周围充满期待的众人,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口水,说:
  “我觉得,成熟稳重的说话可爱的o或者b都可以。”

   旁边人都很得劲的吹了声口哨,这不是就指着龙队吗。马龙无奈地笑了笑,冲靠在他旁边补眠的alpha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 “那昕儿呢?”有人又插嘴问了一句。许昕靠在角落里擦眼镜擦得正起劲,哈了一口气到眼镜上随口一说:“那当然是胸大貌美屁股翘的女o啦。”

    “许昕你好色哟,这么直白。”
   
    许昕听到熟悉的嗓音身体一颤,眼镜往鼻梁上一架,对面坐着的可不就是方博嘛。方博吊儿郎当地倚着楼梯玩手指,对上他的目光后肩膀一耸,手撑起下巴,僵硬地勾勾唇角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许昕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笑得真难看。”许久的沉默以后,许昕倏地砸了一句话。
   
    还没等方博反驳,招呼他们训练的人跑过来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,“嘿,博儿,去训练啦。”
   
    方博点点头,头也不回地起身走了。
    许昕盯着他那双发亮的鞋了几秒,也赌气地撑起身子朝反方向走了几步,咬了咬牙,还是跑了回去。
   
    “嘿!等下!”

(4)

    半夜出去上厕所真是件苦差事。
    特别还是冬天。
   
    许昕随着性子把厕所门踹上,寒风一吹,他什么睡意都没了。早上手腕的拉伤吹了两下,寒气入骨又冻的难受。干脆找了件衣服裹在身上在宿舍入口的小拐角里抽烟,偷偷放飞自我。

   回去宿舍门的时候一身烟味,门被自己关上胡乱摸半天也找不到把手,突然一个满是酒气的团子撞到他身边,冷冰冰的羽绒服贴着温热的皮肤让许昕吓得往后大跳了一步,揉揉眼睛借着月光打量了两眼,哦,荧光色的羽绒服,这么丑,方博没跑了。

    这么肯定其实是因为许昕闻到了方博的信息素。
   
    方博早就分化了,一是年龄没到检查年龄,二是是体质特殊,信息素很淡,除非在很干净的地方才会嗅到一丝丝气息,或者是方博失去意识的时候,比如现在。
   
    他喝醉了。
   
    许昕和他一间,方博不是老说他少个眼睛其他感官会灵敏很多吗,可不是,他老早就在方博先睡的时候闻到了他的信息素。
   
    淡淡地却挥之不去,迷人的橙花。
   
    许昕把喝醉的家伙架到身上,鼻尖的味道比平时浓烈多了,身上也热的吓人,许昕赶忙把门踹开进去,看来方博发情了。

   橙花是什么味道啊?(三轮车)

————
lofter还我格式QwQ
还有我是新手司机,小破三轮开的很艰难,有bug望指出,再次蟹蟹你们啦owo